《国王 武士 祭司 诗人》读书笔记

前言

最近把很多精力投入到了对一个运行3年的Web应用进行版本迭代和功能添加。国庆也一直投入时间进去,于是日常除了体能训练就是coding,后来想想还是得找个其它事情做做,于是给自己列了一份书单,定了一个长期规划。《国王 武士 祭司 诗人》是偶然发现的一本书,中译本看完发现只有55页,比英文版浓缩好多,但是都能反复咀嚼。之前是被简介吸引的

它很好的把社会上表象的男人问题,清晰的投射到了荣格原型中,用一个易懂又毫不乏深度的系统来向我们阐述了“成熟”需要什么样的外部条件,和我们每个男人需要如何去认识自己的内在心智

因此我列的阅读理由是

更深层次的去审视自己。类似的书之前没遇见过。觉得值得一读。

后来花了两个晚上读完觉得还是挺有收获。因此在每周五的读书笔记整理中将这本书进行整理。

正文

《国王 武士 祭司 诗人》这本书主要是根基于荣格心理学通过心理学模型一步步发展来解释男人如何变得更成熟。

整本书阅读完后我想到了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

人的一生会经历三个阶段

一 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

二 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有些事情也是无能为力的时候。

三 在明知有些事情可能无能无力的时候,还尽力去争取的时候。

这也恰好对应了这本书的心理模型的几个阶段。

本书分为2个层次,男孩和男人。

男孩阶段的四个原型分别是神圣男孩(The Divine Child),早熟男孩 (The Precocious Child)和恋母男孩(The Oedipal Child),以及最后一 个,英雄男孩(The Hero)

男人阶段的四个原型是诗人,祭司,武士,国王

不论是男孩还是男人的内心,都由这些原型组成。每个原型主宰着我们 每一部分的心智,对待世界和他人的方式。在依赖机制原型(男孩心理)和责 任机制原型(男人心理)中间,存在一条清晰的界限。从男孩心理出发,在模 型中清晰的划定了一条进化的道路,引领男孩看到更开阔的生命景致,同时 打下男人心理的根基。此外,在每个原型的坐标轴上,不仅分为不成熟和成 熟两个阶段,在男孩和男人的阶段内还各有一个金字塔,在塔的顶点可以找 到原型的中心位置,在塔的左右角分别是正负阴影位置。当我们不能激发一 个原型的中心位置的时候,我们会自动的被这种原型的两极的阴影所控制。

当我们意识到一种原型在我们的人格和心理中占有过分强大的统治地 位,必须用其它原型的力量来平衡它时,或者当我们意识到我们依照阴影面 中的积极或消极来行动(而不是完整而成熟的一面)的时候,心理的治愈和整 合就会发生。

男孩是他自我中心(ego)的奴隶

书中比较明显的就是译者个人的私货。比如对男孩和男人的区别:

男孩式的年轻漂亮和朝气取代了成熟的男性魅力成为当下 文化推崇和赞扬的主流。这种现象在各式各样的文化领域中随处可见,就好 像当红的男子组合里的花样美男、运动场上雄性荷尔蒙爆发的运动员们、广 告里铺天盖地的宣扬的“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不负责任的人生观,潮流音 乐追捧的“唯我独尊,挡路者死”的风潮,股市和房市里经纪人们金钱至上,自私自利的生活方式,影视剧里帅哥的大行其道,观众对英雄角色的追捧, 人们对神童的盲目崇拜等等,这一切无不是当今世界男孩泛滥,男人不再的 真实写照。

现在在舞台上、影视里、书本里,乃至生活中 被塑造的成功男人的形象无不根植于对性、名声、金钱和权力的追求,他们 的价值所在都来源于这些不安定的外在因素。人们被误导,被迷惑,变得越 来越看重身外物的价值,在乎别人眼中的自己,追寻名利,而真正重要的东 西则被丢弃在一旁无人问津。

这让我想起了一些美剧中父亲的角色,他们总是沉稳,容易给他人安全和可靠感。

男孩是自我中心的奴隶,而男人则是自我中心的主人

男人的特质可以如此描述:

他们沉稳,处事不惊。能够在危险中保持镇定。 他们不容易被冒犯,却很容易能给人带来安全和可靠感。 他们从不寻求关注和爱护。他们生活的趋势是给于他人认同,给于爱。 他们习惯于慷慨的给于他人帮助。他们深知,助人强者无不自强。 他们的生活有确定的使命,行动和思维从不混乱。 他们能够忍耐痛苦,但依旧敞开心活着。他们不怕被骗,被看不起。 他们从来不为自己辩解,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谁。

男性启动仪式。

在古老的部落中,当男孩子长到14岁左右,会突然被部落的男人们集 体从他母亲那里把他抓走,对男孩的殴打,恐吓,各种催眠与暗示,让他认 为已经不能够再依赖成人,不再是孩子了。在角色转换完成之后,他会像其他成人一样承担成人应该承担的站岗,打猎,抵御侵略等社会责任。 启动仪式的严密性非常重要。在不同的部落有不同的仪式形式和长度,在美洲某些印第安人部落,一个仪式甚至会长达3天之久。我们上面的例子 取自上个世纪的新几内亚岛:如果孩子在无意间发现了是村民装扮的怪兽, 或者在其中一些恐吓的过程中孩子没有遵守规则,例如“呆在原地不动” - 而 是被吓跑了,村民们会宣告这次启动仪式的失败。接下来,他们会把这个孩 子杀死,并吃掉。

这样就可以确保,所有的男孩在成长到这一部都要成功的变成男人,不成功的就杀掉。他们不能够依靠成群结队的小男孩们打猎站岗,保卫家园。

这是保证部落存活的必然性处理。

简单的来讲就是从依赖别人到负责的过程。而且部落文化更加直接不成功就是死翘翘。。。

神圣男孩 The Divine Child

神圣男孩代表了生命的源泉,代表了创造力的原始动力。你在看到孩子的时候的那种说不上来的欣喜感。是这个神圣孩子能量的最初表现形式。

神圣男孩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的影子。他的影子分为正负两级:

正极:暴君

他是整个宇宙的中心,所有人存在的原因都是去为了满足他的需求。他 狂妄自大,对他人和自己不负责任。心理学家会把这个叫做Pathological Nar- cissism (病态自恋)。 暴君的问题在于,他意识不到他并不是整个宇宙的中心.一个男人很容易会变成他内心的这个小暴君的奴隶,他必须取得别人都有的物质财富,车,房,手表,只要是世界上存在的,他都想要。暴君想要的,是什么都不用做,好东西都来找他.他想象自己是最重要的人,于是他经常贬低他人。

负极:懦弱的王子

他会显得毫无性格,没有生活的激情。他看起来虚弱,无助,他需要被抱着,被安抚,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抱来抱去,轻拿轻放。 但实际上,他的这种懦弱是伪装的。他装成一个无助的受害者,去欺骗他的父母,这样他可以得到他想得到的.通过他人同情来得到自己想要的。

懦夫在关键的时候爆发,会立即转向暴君极,变的异常暴力。一个在学校经常被欺负的懦弱孩子,会突然带刀到学校捅死他所有的室友。

早熟男孩 The Precocious Child

早熟男孩是我们好奇心的源泉,他代表了我们探索与猎奇的本能。他带领着我们去尝试新鲜事物,对未知世界探索。他不仅让我们对外部世界,还有对人的内心世界都充满了好奇:为什么有些人会做有些事?为什么有些人会有某些感觉?

他可能会是内向的,喜欢反思的。他可以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事物之间的联系;他也可能会有外向的脾气,迫不及待的给周围的人展示它的洞察力与才华。

如此的好奇心,探索的精神与源动力,继续推动的这个男孩的智力,直到他成年后成为一个成熟的祭司(The Magician)。

早熟男孩也携带着正负两级阴影.

正极:博学的骗子 The Know it all Trickster

博学的骗子最大的特点是:自作聪明. 他们是创造表面假象的专家,通过欺骗的手法得到自己想要的 博学的骗子喜 欢争夺餐桌上的话语权,和别人争论,证明自己是更正确的。它贬低,藐视 那些和他观点不一致的人,不知道他知道的东西的人,因为他“什么都知 道”。 他不愿意去付出努力,不愿意诚实的依靠劳动得到某些东西。它只想什么都不用做,去得到更多,得到本不属于他的。他不愿意承担任何责任,但他想得到承担责任所得到的报酬。 他深深得嫉妒别人的才华,别人的好奇和学习的能力。每当他看到别人也可以很优秀,他会想尽办法阻拦别人比他变得更聪明。

负极:天真的蠢货 The Naive Dummy

他显得很笨,经常听不懂一些笑话,学习成绩不好,身体失衡。在学校的运动场上经常因为笨拙被人取笑。别人都学会了乘法表,代数公式。而他总是最后一个,他显得比别人慢很多。

但是这是一种假象。他知道的要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多他想让你看到他愚笨的假象,让你根本就不会想到是他。

恋母男孩 The Oedipal Child

恋母男孩是温暖的,和别人相处融洽的,富有情感的。是我们的博爱的精神境界的源泉。

正极 妈妈的宝贝 The Mama’s Boy

他在交往中什么都不愿付出,不想担负责任。因为现实中的男女关系有很多复杂的感情,麻烦,和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现实中是没有女神的。

负极:梦幻宝贝 The Dreamer

他什么都不想做,也什么都做不成。他对生活,和现实中的人没 有真实的感情。看起来有种淡淡的忧伤和抑郁。他的幻想会非常的脱离现 实。当别人都一步步踏入生活,了解人的真实情感,了解这个真实的世界的时候,会躲在他自己的梦幻世界中。“真实”对他来讲,太丑陋,太冷酷.

英雄男孩 The Hero

他所向无敌,不管是什么敌人,他都能击败,不管是什么困难,他都能摆平。它是我们幻想中男性气概的顶峰。

英雄的阴影可以被总结成一句成语:欺软怕硬

英雄原型不仅不会退化掉,而且他的出现预示着男人成长的重要一步:激活男孩强烈自我认知,让其具备和母体剥离的初步条件。

英雄原型调用了男孩所有的雄性能量储备,去推进到他心理的边缘地带,帮他暂时切断他体内存储的大量的雌性能量,去成为一个独立的,在心理上能够自生自灭的雄性个体。只有当这样的个体形成后,他才会被激发出来他个人的使命,去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的创造。

英雄原型的出现,是为了预备男孩的依赖机制的死亡,而进一步迎接男人的诞生。

正极:恶霸 The Bully

恶霸总想去通过他的力量来显示自己,他喜欢在周围的人中争夺霸主的地位。如果他的地位被挑战了,他一定暴怒,立即出手打击敢于挑战他地位的人。

他不喜欢团队工作,他总是喜欢一个人。他对自己的实际能力有一种自我膨胀的意识。他认为自己可以打败最不可能的敌人,完成最不能完成的任务。然而恶霸的最终结局,是他会被自己的傲慢击败。

负极:懦夫 The Coward

当面临冲突的时候,懦夫最希望的,是找借口逃脱。在平时,他习惯于让自己被其他人欺负:无论身体上或者心智上。他也和恶霸一样不合群,因为他秘密地认为,其实他还是最强的。当他面对比自己个头小的孩子的时候,他恶霸的一面就展现出来了。

从男孩到男人

心理上男孩仍旧是需要死亡的,在这之后才能迎来心智独立的男人的重生。而男孩死亡的条件,就是英雄原型(The Hero)的彻底战败:死亡。

当这个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的英雄,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却又是真正的 难题的时候,- 我们拿一条巨龙来比喻 - 他勇敢的冲上前去,天真的认 为,“屠龙”是理所当然的时候,他被巨龙一口活吞了。

男人会经历一段匪夷所思的变化:他的傲气被削弱,每一步,仿佛都是拖着虚弱的身体走出一个沉睡已久的洞穴。他看看周围的世界,发现一切都还没变,但一切又都不一样了。

他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其实非常有限,人生中的问题远远要比他想象得大得多。他开始明白,为什么很多成年的男人都那么低调和谦虚。每当他回想起过去的自己,都会含着羞愧的苦,一笑而过。

此时此刻,男人重生了。

男性启动仪式结束后,一个生活在依赖心理机制的男孩,开始走向了以责任机制为主的男人。

武士 The Warrior

武士是一直清醒的,警惕的。他知道如何专注他的心智和身体,知道他想要什么,而且知道怎么得到他想要的。同时,武士也是一个战术家,他能够适应变化作出最好的判断和战术。他知道自己占上风还是下风,是否能击败敌人,完成任务,是否应该临时隐退,是否需要独辟蹊径。

武士非常清楚自己的能力范围。英雄从来不知道 天高地厚,他对自己的能力抱有一种浪漫主义的幻想。而武士了解现实,没 有丝毫的妄自尊大。他对自己的能力和要完成的任务,有脚踏实地的作风。 他的行动从来不“过头”,从来不显摆自己。武士从来不用过分的行为来试图 证明给别人或者自己,他具备有他所希望的能力。

武士是死过后重生的英雄.

武士能够感觉到死亡随 时都有可能降临,因此,一个被武士能量引导的男人知道他生命的短暂.这并不让他感到悲伤,反而让他充满了生命力。而这种强烈的内心体验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且从不外露。

他用这种对生命的激情,引导他做每一个选择,一个武士把每一件事做的程度,就像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天一样。“犹豫”这个词在武士的词典里不存在。因为犹豫会产生怀疑,怀疑会产生麻痹。麻痹就会导致最终的失败。他100%得投入到生活中,从不犹豫不决,从不麻痹。

当一个男人去为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场运动,一个大于他自己的事物而活着的时候,他成为了一个拥有成熟武士原型的男人。在这个阶段里,他的全部生命围绕着这样一个超越自我的使命,个人的得失则是完全次要的。

正极:虐待狂 (The Saddist)

虐待狂把自己驱赶到生命的边缘。我们知道这样的人:医生,律师,创业家,政客,经常工作到很晚的经理,施加压力给自己的员工,强迫自己的员工加班。所有的工作狂人格,都是一种指向自己的暴力倾向。这些男人能忍受痛苦完成很多工作,然而他们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健康。最终以工作劳累而心脏病发作的男人比比皆是。

武士驱使自虐的能量,来自于深深的焦虑和不安和找不 到自我价值。当一个武士没有国王(The King)的命令去服从的时候,他生 命变得毫无方向,能量无从释放,于是会开始到处施展他们的战斗能力,攻 击他人,攻击自我。

负极:受虐狂(The Masochist)

他倾向于自我的暴力,让他不仅自己自虐,而且还喜欢受虐.

你会发现他们什么工作强度都能忍受,上司说什么都说答应,允许别人持续得冒犯,侵犯自己的权利。他感到自己没有能力,抑郁,没有目 标,得过且过。活在别人的虐待中似乎是唯一的让他能感到“还活着”的方 式。

受虐狂实际上是一个面具。如果权利落在他的手中,他很有可能会突然爆发,自己突然变成一个经常压迫员工,以摧残别人生命为乐的虐待狂。

祭司 The Magician

祭司用他人生的智慧,去引导年轻人思考,去构建一个不仅是物质上,而且精神上丰富的世界。

正极:残酷的专家 The Manipulator

残酷的专家求知的目的并不引导别人,帮助别人。他希望通过了解别人不了解的知识而强大起来,用来攻击别人。他藏匿信息,摆布他人,阻止他们拥有更强健的心智。他经常主动误导他人,污蔑,嘲笑他人,并从中取乐。他这样对别人的伤害,同时也在伤害自己。因为,当他不去帮助别人的时候,他用知识让自己更了不起,让别人崇拜他的同时,他的思想会因此固化,让他也不能正常的,积极向前生活。最终,他自己也不能得到提高。

负极:无辜的阴谋家 The Innocent One

阴谋家想得到祭司的身份地位,但不想去付出祭司所要付出的努力。他认为,求知不需要很多,能超过别人就足够。

他相当的懒惰,没看过几本书,真正钻研过,却喜欢吹嘘自己的知识成就。而实际上他所知道的东西只是皮毛。于是,不想付出努力,又要去标榜自己的聪明才智,他不得不攻击别人。其他的有见地的学说,学者的著作,他都喜欢批判一下。尽管他自己还不明白那里面在说什么。他认为那些都是值得怀疑的,都没有他聪明。

他也因此嫉妒,害怕那些真正努力成长的人,他期望去阻止其他人的成 长。在他“足够”的努力之间,如果能够绊别人一脚,减缓别人的成长速度, 就更完美了。他会因为别人的失败而偷乐。

诗人 The Lover

诗人能量的基础,来自于对万物的感知,和爱的能力。他具有多彩缤纷生活的激情,他充满了生命力,对食物,性爱,情绪的渴望。当他面临生活的艰难时拥有无限的创造力,让他能够毫无障碍的进行情感的联结与表达。诗人的存在,是去满足我们对情感的饥饿。

诗人对生命的热情不是通过认知的,而是通过感受。诗人渴望,身体上的和心灵上的触摸和被触摸。在诗人的世界里,没 有规则,没有道德伦理,没有任何边界和约束,他强烈的生活在万物皆一体的感受中。诗人是我们能够博爱的基础。

诗人是我们每个男人最陌生的,却又都拥有的原型。不管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你有多么忽略他,在某些人生感动的时刻,他的作用在你身上是不可忽略的。

比如,仅仅因为你喜欢某个女人,你就会为她做很多你平时不会做的事情。即便是你知道你们没有什么结果,她一旦开口,你就感到无比的动力。在现实中,男人的生命在大多数时候是被捆绑起来的。在闲暇之余,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寻找自己的诗人:在游戏中,在小说中,在故事中,在爱情中。

诗人会让武士和祭司更具有情感,具有人文精神,而不是一味的追求目标和知识。反过他来也需要他们的帮助,他需要武士的果断来铲除无控制的享乐,他需要祭司的才智来让自己从情感的纠缠中脱身,对待人生更客观,更长远。

瘾君子 The Addicted Lover

当诗人缺乏国王引导的时候,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需要约束我的这些无尽美妙的体验?

于是,一个缺乏自我约束的诗人,也具备了成瘾性的人格。他很容易会落入毒品,香烟,酒精的魔掌中。

麻木情人 The Impotent Lover

麻木情人精神萎靡,生活没有激情。他对周围环境中的颜色一点都不敏感,仿佛世界是黑白的一样。他经常失眠,或者早上起不来,说话无精打采,吃饭没有味道。

国王

对大多数男人来讲,国王往往是最后一个上线的原型。

当国王原型上线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神圣男孩从降生之日的惹人注目,发展到了具备成熟能量和能力来去改变世界的现有格局。他有强烈的方向感和勇气去带领武士作战,过人的智慧去和祭司一起治理臣民,和一颗向善的心和诗人一起让他的领土充满爱。

国王拥有主权去界定他国度的边界。在国界之内是祝福与繁荣,在国界之外是无秩序与混乱。他坐在大地的中心,将他的能量释放到国界内的各个角落,保护臣民免受外来侵袭,并且,如果有必要的话,支配武士来到边疆,进入战斗状态。

国王的男人的使命感的最终载体,他是一个从神圣世界 带给现实世界中男人能量的大动脉。在国王原型的上线之前,一个男人不会知道他的使命究竟使什么。而当它出现在一个男人的心智中时,他就会像是一个有威望的父亲,他在给女人带来一个令人向往的世界的同时,让她们感到权威,稳重,与信赖。

对于还走在成熟道路上年轻人来讲,得到国王的祝福显得非常重要。

当一个年轻人被成熟的国王祝福的时候,他的内部结构会发生奇妙的变化。杂乱的思绪会突然被平伏,怀疑和焦虑会在那一刻烟消云散。因为,国王的远景为他拨开了云雾,用祝福的力量送他上路。

国王的阴影,其实就是由早期神圣男孩的阴影携带过来的。每个人,每个原型都有阴影,区别是,有些人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中心位置,有些人则生活在阴影中。那么,是什么导致了一个年过不惑的男人,仍旧迟迟不能够唤醒他中心位置的国王?

早年家庭对一个男孩的过度溺爱或过度严厉,歪曲的母爱,和父亲不加 以引导(缺乏祭司能量)或者施暴,那么孩子就会从幼年期开始经历扭曲的 心理:他要么感到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么,他就一 无是处,来到这个世界完全是多余的。这为孩子的未来埋下了暴君/庸君的 种子。甚至,懦弱的他,会连越过男孩英雄阶段的机会都没有。

正极:暴君 The Tyrant

和处在中心能量位置的国王不同,暴君不希望去祝福,不愿意创造,而且,由于惧怕新生力量(其他神圣男孩)威胁他的国度,他必定要扼杀新生。

我们每个人内心中的一个暴君。如果我们处在权威位置上,当我们面临 压力,被强烈挑战的时候,暴君会随时跳出来,帮你“解决问题”。而他对你 臣民的伤害,则需要你更加努力去补救。

负极:庸君 The Weakling

一个庸君会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他只知道享乐,任其国度混乱,民不聊生。他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而一旦被挑衅,他的暴君本质会突然跳出来,做出毁灭性的决定。

认知性距离 Cognitive Distance

认知性距离是指原型能量和自我之间的距离。即,你可以展现这些精神品质,但你本身不是这些能量。这些天赐的精神品质只存在于每一刻的你的疏通当中,而你永远都不能成为这些能量本身。你只能通过每时每刻行为的选择,来让这些能量通过你散发到这个世界中来。

你的才华,勇气,纪律,爱心,祝福,都是天赐之物,并不 是你作为一个凡人可以拥有的。而是他依靠你不懈的努力,让自己的肉体成为这些能量的通道才能达成的。

真实的伟大,并不是因为你做一个令人敬仰的人,而是你此时此刻选择去做令人敬仰的事情。

不管你在人生中的任何位置,你取得了任何成就,都应该把自己看做一个动脉而不是心脏。国王是一个传送王权的渠道,而不是 王权本身。做一个国王,并不是为了当国王所带来的利益,而是为了你的土地,臣民的繁荣。

读后感

我读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原型上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其实并不是当你从一个阶段过渡到另一个阶段,上一个阶段的影响就没有了。

我更觉得每一个原型它一直存在你的身体内部,只是当你逐渐成熟时,成熟的人格会把那些原型的平衡点更好的展现出来。

从男孩到男人,每个男孩都是在逐步成为掌控自己的国王。

我们曾经听过很多名言,比如林肯曾说:

父母给了一个男人前半生的长相,而后半生的长相是自己给 的。其实,林肯说得并不是长相本身。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我们相信“面由心生”,林肯的这番话实际上指向的是男人的内在修养,即你后半生的内 在修养完全靠你自己创造。长相是一个人的内在气质的一个外在表现形式.

这和我以前小学听到的:腹有诗书气自华

后来网上看到的,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读过的书,跑过的步,爱过的人。

这都是由内而外的表现。

这本书值得多次反复去阅读,因为每一个阶段都能看到自己过去做过的事情在阴影部分是否对应。

吾日三省吾身。

大概这就是阅读所带来的收益,成为更好的自己。

Table of Contents